藏药业按人计算1月9日晚10:30,广东卫视了《绝壁长廊——凿出来的幸福生活》(以下简称《绝壁长廊》)第一集,取得了全国50个城市平均收视率0.152、平均市场份额0.7的高收视。

  这部纪录片讲述了一个当代愚公移山的感人故事,共3集,分别于1月9日、1月16日、1月23日晚10:30在广东卫视。

  郭亮村,被称为中国最的村庄,地处山西和河南两省交界的南太行山深处。整个村庄位于200米垂直的悬崖绝壁之上,海拔1700米。郭亮村开村在明代初年,世世代代与世,600多年来,郭亮村与的唯一通道是悬崖上仅可容一人通过的,上下都要走完720个台阶,生产生活资源全靠肩挑背驮,。

  要摆脱贫困,必须先通。1972年,在村党支部申明信的带领下,由13个精壮汉子轮流作业,在没有电力、没有机械的情况下,了4000多个铁锤,消耗了12吨钢钎,历时5年2个月,在横穿南太行山脉的绝壁中硬是凿出了一条全村发展的出:一条宽6米、高4米的隧道,全长1250米的绝壁长廊——郭亮洞。

  纪录片聚焦开凿郭亮洞的及村庄境遇变迁,讲述故事时空延伸约半个世纪。故事主角是当年开凿郭亮洞的13人专业队至今还活着的村民申新福、申福贵、李章锁、刘看福、申三等人,主要笔墨放在去世的、活着的开山英雄身上,细致描述他们的后人今天的生活现状。

  第一集后,有观众这样评价:“绝壁长廊的奇迹让人震撼,对它的记录令人。此片好看、耐看,是我所期待的不、不掺假和不作秀,价值取向植根于大众,有故事、有灵魂、有温度的好纪录片。”

  一部“有故事、有灵魂、有温度”的好纪录片是如何诞生的?观众看了节目后都知道郭亮洞是郭亮村人凭双手凿出来的,总长度145分钟的纪录片《绝壁长廊》,也是制片人、总导演马志丹和她的团队用心血日日夜夜雕凿出来的。

  元宵节刚过,正月十六,项目组主编戚丽霞带着马志丹交代的任务来到郭亮村,进行前期资料收集。南太行山飘着雪花,天气寒冷。在3天的时间里,戚丽霞一个人带着摄像走访了多位还的当年开山凿洞的老人,并克服心理恐惧亲身试走了,www.95996868.com收集了较为详细的资料,为摄制组随后的顺利进入与开展拍摄打下了良好基础。

  2015年4月19日到6月4日,摄制团队在郭亮村蹲守整整45天,人力投入20人次,马志丹带领5个摄制组分批轮换。

  郭亮村地处南太行山脉,到处是悬崖绝壁。为了能拍到绝佳画面,摄制组不惜以身试险,把摄影设备推到悬崖边进行拍摄,一不小心就会掉落悬崖。在最的地方,马志丹永远是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

  山上气侯多变,温差极大,没有太阳的地方只有2至4摄氏度,每隔几天就要下雨。4月的广州已进入夏季,由于事先估计不足,团队来郭亮村时都没有带防寒衣服,只能冒着寒风冻雨进行拍摄。“五一”黄金周,www.95996868.com郭亮洞迎来10万游客。密集的人流导致山中灰尘漫天,团队简直就成了一部部活动的吸尘器。每个人带着几十斤的摄影器材,天天肩挑背扛,穿梭于郭亮村和悬崖峭壁之间。

  影片故事寻根究底,对人物寻访下狠功夫,主要人物涉及37人,出场人数达120人之多。影片以亲历者现场讲述、实物、情节还原、细节再现、寻找事实贯穿全篇,以重要时间节点为叙事链接,过去时与现在时相互穿插,拍摄采用亲证、自证、旁证、互证的求实手法。

  在采访拍摄开山壮士开凿郭亮洞的情景、事件时,正值“五一”黄金周,无处不在的喧哗嘈杂声为采访收音、现场秩序带来重重困难。为解决这一难题,摄制组不得不连续多日在凌晨4点早起拍摄,老英雄们6点准时等候,毫无二话地配合。

  摄制组追赶晨曦,在、绝壁之上拍摄了大量壮丽的日出镜头,记录下南太行山绝美的景色。摄像郑耀豪、倪树鑫、陈慧敏,记者邹晓晓、,制作助理黄徐易、严志洲、赖朗骏,一起经历了在郭亮村拍摄的艰苦日子。

  如果说,前期拍摄的艰苦只是饿其体肤、劳其筋骨、空乏其身,那么,后期制作的艰辛真的可以说达到了。

  马志丹在后期制作中对团队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咬咬牙,翻过这座山峰便看到云海。比起43年前的郭亮村人,这都不算什么。”这既是为团队鼓劲,也是在为自己鼓劲。

  整个团队,从2015年7月到2016年1月,没有人休过一个完整的周末。担心年轻的团队吃不消,马志丹通常会让他们一周休息一天。而马志丹自己全年没有休息过一天。

  为了写3集节目的,马志丹带着撰稿助理王星雨在家闭关20天,几乎除了吃饭的时间都在写。为了赶进度,马志丹经常通宵达旦写作,肝脏常常隐隐作痛。每天,通常是马志丹写出一部分,即刻发邮件给台里的同事,即刻上载。找历史影像、找同期声、上载素材、剪辑、宣传推广……十几道工序同步进行,协同作战,有条不紊。元旦清晨,戚丽霞还专程从番禺家中坐车去珠江新城公交车站察看站牌推广实施情况。

  第二集节目50分钟,由郑耀豪主刀剪辑,后期编辑杨康林协助剪辑零散小段落,他也因此被马志丹戏称为“补窟窿王”,马志丹负责全片精剪。这一集创造了从初编到全片制作完成,18天完成一集50分钟精品纪录片的高效率纪录。在青年人中,杨康林的休息时间是最少的,他有两个小女儿,因早出晚归,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陪伴孩子了。

  马志丹对真实影像的追求达到了极致。在撰写第二集的时候,她得知郭亮村下雪了。在人力资源非常紧缺的情况下,她还是派出了三人航拍小组,第七次来到郭亮村,对第二集本涉及的内容进行补拍。3天航拍结束,两人下山了,黄徐易主动提出留在郭亮村,针对内容实地补拍。他将在山上待整整21天,直到1月23日晚第三集完毕,次日才会下山。

  马志丹与王星雨熟记了8000多分钟的拍摄素材,翻看了长达几十小时的同期声资料。她两周内与郭亮村、辉县的通线多分钟,仔细核对时间、地点、人物、情节、细节、数据。

  郭亮村跨越43年的变迁史,深刻地烙印在镜头之中,影片具有研究社会主义特殊年代下中国农村的活态史料价值。时代养育的范式、集体主义赢得的行为,让人们油然生发出崇高感和敬仰之情,在中触动灵魂,发人深思。

  资深电视人黄进雄看了第二集后发布如下微信:“浮华光景中你可以娱乐至死或者高傲冷漠,但是这部有态度、有温度的纪录,一定会让你感怀于那个难忘的年代:手茧、钢钎、铁锤、,陡峭山上负重攀爬的脚印、悬崖绝壁边腾空开凿的身影,还有莽莽山林间战友亡灵的悲壮回响……这就是我们的父辈,祖辈。‘十三铁汉’的生命传奇,浓缩着一个民族在重重中生生不息的历史写照,着一种绽放于血与泪中的之光。有力量的作品总是厚重的、沉甸甸的,无论情感、内涵,还是价值。”